20岁创业,这几个上海零零后如何4年做成苹果公司供应商?

20岁创业,这几个上海零零后如何4年做成苹果公司供应商?
这是大中华区获得WWDC奖学金最多的一个组织。”20岁能成立公司创业吗?上海商学院iOS Club的学生做到了。”傅佳晨是上海晴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产品经理,在此之前,她更重要的一个角色是上海商学院iOS Club的创始人。作为苹果唯一官方认证的大学生iOS开发俱乐部,iOS Club在国内许多院校已经发展的较为成熟。除了社团,iOS Club还承载了苹果为高校举行夏令营、冬令营的职能,高校的苹果爱好者们在这里和同校、他校的学生一起交流。2019年的WWDC奖学金有29名大中华区的学生获得,其中有9人都来自于上海商学院。所谓的“WWDC奖学金”其实就是一张WWDC的门票,苹果公司每年在全世界大约邀请350名学生到开发者大会参会,为学生们包去酒店和住宿的费用。2019年WWDC奖学金的中国获奖者在苹果开发者大会上的合影傅佳晨不是上海商学院第一个获得WWDC奖学金的学生,由她牵头创立的iOS Club却是去年获得WWDC奖学金最多的一个组织。这群学生与其他高校学生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大部分人都在一家名为“晴猫网络科技”的公司实习。上海商学院iOS Club成员从公司规模来看,晴猫的员工数只有6人,团队全员从上海商学院毕业,均出自iOS Club,自2016年至今连续四年获得WWDC奖学金,作为苹果的软件供应商,与苹果的合作时间也有四年之久。作为毕业生创立的公司,晴猫全公司业务都和学校社团联系密切——通过学生们的研发、编程,晴猫做出了一套编程的教育系统,疫情中以线上课程的方式在“平安好学”平台上开讲,所有主讲人都是同一个社团的学生。除了6个毕业生创始人,晴猫几十号开发人员都还是上海商学院在读的学生,作为回报,晴猫给实习生们发放实习证明,也会带学生入行。晴猫的课程体系社团中,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来自计算机专业,例如现任部长就是一位广告专业的大四学生。傅佳晨作为公司创始人、iOS Club的元老,受苹果文化影响很深,采访中她数次提到“Apple的理念就是把一款产品做到极致”,这支持者她一路创办社团、建立公司,公司的理念是要让感兴趣的人都快乐地学编程。“快乐”在商业世界中是一种非常模糊的概念,傅佳晨坦言道,在寻找公司存在意义前,她更多是想要把社团的时光进行延续。今年是晴猫作为苹果的供应商,获得订单的第四年了。晴猫曾在上海科技馆举办过线下编程教学的ECC(Everyone Can Code)课程,因此疫情后,苹果为了避免线下场景,将一部分线上订单委托给了晴猫。晴猫公司成立于2017年,彼时所有的创始人都还在校读书,平均年龄只有19岁,6个人将公司职能简略地分为产品开发、执行、人力等板块,遇到线上课程的项目时,6人都是讲师,轮番上台给学生上课。从iOS Club孵化的创业公司,产品也只面向苹果系统。2016年,苹果推出了一款名为Swift Playgrounds的编程软件,支持用户在iPad上自主编程。晴猫的产品最初围绕着Swift Playgrounds出发,为用户提供教学课程。今年4月,苹果推出了专为iPad研发的集成开发工具Xcode,iPad开放了鼠标和键盘的支持,颇有升级iPad功能的意味。傅佳晨透露,现在晴猫也正在为Xcode项目的开发进行研究,公司目标实现从Swift Playgrounds向Xcode的过度。从社团走向商业模式并不容易。傅佳晨坦言,公司目前没有融资,靠着苹果的订单一路走到现在,收费项目所得的资金足以覆盖6个人的工资、社保,甚至还能够比一般的程序员过得好一些。谈到公司规划和未来的发展,傅佳晨和她的同事们却没有太多概念,从这个角度看,晴猫还不是一家合格的创业公司。毕业生们说,选择创业是想做点不一样的事,从兴趣出发的编程和实用性的编程教学不同。思维训练和经验分享是晴猫的优势,晴猫的未来是否有更多商业价值取决于从兴趣出发学编程的用户人群是否逐年扩大。对晴猫来说,公司现阶段的重点是谋求商业化的转型,从“兴趣”、“快乐”出发,找到兴趣编程教学的商业支点才能扩大规模。“短期的目标是在上海能负担起一个线下办公的场所,”毕业生们说,“我们还年轻,有时间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