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性消费没来,餐饮业怎么扛过去?

报复性消费没来,餐饮业怎么扛过去?
里雨曦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总归算是扛住了,没有倒下。”眉州东坡董事长王刚缓了一口气。新冠疫情刚开始时,王刚给眉州东坡设定了三个月的生死存亡期限,如今三个月过去,恢复收支平衡的眉州东坡,挺下来了。当然不是所有餐饮企业都能像眉州东坡一样感慨余生。近日,在港上市的餐饮企业九毛九国际就宣布,停止在北京、天津及武汉经营九毛九餐厅,理由是节省开支。这是餐饮企业收缩的最新案例。疫情之初,行业里的共识是,3个月时间将是一道分水岭,在严重依靠现金流的餐饮业,3个月足以耗尽企业的资金储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调研发现,即使熬过了疫情最严重的1、2月份,复工复市后,餐饮业仍然面对着上涨的运营成本和骤减的客流量之间的矛盾,以及一些鼓励复工复市的政策难以真正落地的尴尬。国内疫情已经拨云见日,餐饮业,似乎还在等待春天。复苏不能过于乐观九毛九的闭店让人们开始注意到,餐饮业的复苏预期,或许不能太过于乐观。就在今年1月15日,九毛九国际还刚刚在港上市,登陆资本市场首日,股价大涨56.36%,收盘价为10.32港元/股,市值超过137亿港元,成为港股2020年最受热捧的公司之一。那时候,九毛九国际一共运营287间餐厅,还管理着41间加盟餐厅,覆盖中国39个城市,遍及中国15个省及4个直辖市。上市获得的资本,本来足以支撑九毛九2020年加速扩张,但之后疫情全面暴发,扩张计划没了着落,为控制成本还不得不收缩战线。已经上市的九毛九尚且如此,更不要说众多资金状况远不如九毛九的中小餐饮企业。嘉和一品董事长刘京京同时也担任亚洲餐饮联盟执行主席,她告诉记者,2月份,很多商家还能扛过去,但3、4月份市场上有一些消极情绪,有些店铺无法支撑,闭了店,商场有很多店铺都张贴着“转让”的字样。中国烹饪协会会长姜俊贤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目前协会还没有对餐饮企业的资金链和破产情况做专门统计,但从地方协会报来的情况看,在疫情的连续性和报复性消费并没有出现的背景下,确实有很多中小企业出现了经营困难。综合协会及记者的调研情况来看,目前全国各地餐饮业的恢复情况各有差别。南方或者东南沿海以及疫情相对较轻的西北地区,恢复较好,复市企业恢复到疫情之前的70%左右;疫情防控较为严格的京津冀地区,恢复程度在50%左右;情况比较不理想的是东北地区,餐饮尚未启动恢复,闭店情况也更为突出。哈尔滨一位市场管理部门人士对记者表示,原本前段时间疫情缓解后,餐饮行业已经有复苏迹象,但近期东北疫情出现一些反复,防控举措再次收紧,餐饮企业又陆续关店,即使在业的餐饮店,客流量也不是特别理想。在哈尔滨街头,部分关店的餐饮企业已经开始在门前“变卖家底”。从规模分类看,大型餐饮连锁企业情况稍好,有部分企业营业额能够恢复到疫情之前的50%,起码保证了企业的收支平衡,以及现金流的补充。“通过增加负债,伴随国内疫情逐渐好转,现在可以达到收支平衡,现金流也基本恢复,起码保证活下来了。”在王刚看来,能够熬过艰难时期已属不易。复市政策衔接还不到位复市过程中,餐饮业也面临着一些相当具体的经营压力。这其中最主要的矛盾,是逐渐上涨的各方面成本和骤减的客流量形成的成本利润剪刀差。首先是最大头的食材成本,这一成本占据餐饮企业收入成本的40%左右。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一季度餐饮收入6026亿元,下降44.3%。而另一组数据则显示,食材成本在一季度上升了18%。其次是占比10%~16%的房租成本和15%~20%的人力成本。为减轻这些成本,各地政府部门及一些地产商都推出了租金减免措施,但即使如此,复市后,部分地区和商铺的房租,还是实实在在地上涨了。餐饮连锁企业将太无二创始人刑力告诉记者,将太无二在北京合生汇商场内的店铺租金每平米上涨了132元,原本84.91元的物业费也上涨到了100元。愤怒之下,将太无二选择在该商场撤店。刘京京对记者表示,复业后大量复工企业被催缴房租、水、电、燃能源费,再加上人员工资费用增加,以及前期拖欠的工资,压力累积。一些消费者此前调侃的“为餐饮复苏做贡献”也没有到来。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即使疫情有所缓解,但不少消费者对于堂食就餐依旧有顾虑,预想中的“报复性消费”并没有发生。也因此,餐饮店上座率尚难恢复,部分企业不得不采取裁员、退租撤店来止血。“没啥生意,每天一两个顾客还都不是堂食的。”哈尔滨一位餐饮门店老板告诉记者,即使政府并未完全禁止堂食,每天的堂食就餐者也不多。刘京京认为,疫情对于客流的影响恢复期会较长,在地方政府没有明确可不戴口罩聚集的情况下,市民都会有意避免外出就餐消费;学生居家上课也会增加居家烹饪概率,减少外出就餐等情况持续,按现在管控力度,消费恢复常态至少还需两三个月。没政策的目前只能等待,而一些既有政策的衔接错位,也给餐饮企业的复市出了难题。一位匿名行业人士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他所在城市当地政府政策上鼓励复工复产,但实际落地到街道、物业层面,就往往出现偏颇。“街道、物业自行决定不让开工,或者不让经营堂食,更有甚者,外卖高峰时段居然不让餐厅接单营业。”姜俊贤认为,从目前来看,中小企业可能受到的影响会较大,因为各地政策能精准滴灌到中小企业层面的不多,这次疫情很可能将带来一次全行业的重新洗牌,倒逼行业产业结构优化。需要把支持政策落到实处“餐饮行业一手拉着农业,一手拉着消费者,是真正的民生行业,当前的困难确实应该想办法来解决。”王刚同时也是四川省政协委员,刚刚结束四川省两会匆忙赶回北京之后,他依旧在为餐饮业整体的复苏奔走。在他看来,解决餐饮业的复苏难题,是解决民生痛点的重要一环,如何让餐饮行业重回正轨,应该成为相关财税、金融以及产业政策的当务之急。目前来看,疫情之下如何向餐饮企业“输血”,保证行业生机,是急需解决的一个问题。刘京京认为,在财税方面,各地政府可以给予餐饮企业一些更为实在的支持。她提到两个方向,一是尽快全面实行餐饮企业增值税进项留抵退税政策,将2020年之前的增值税留抵全额退还企业,帮助企业改善资金流状况,渡过难关。二是简化留抵退税的申请及审批流程,缩短退税时间,使企业能尽快获得现金流,维持生存。金融方面的支持同样重要。作为轻资产运营的行业,很多中小餐饮企业很难有固定资产作为抵押物申请银行贷款,贷款难的问题在中小餐饮企业层面尤其显著。姜俊贤认为,金融方面,可以充分发挥第三方担保机构或金融产品的作用,由政府出面,组织第三方机构为中小餐饮企业形成担保,解决中小餐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为其贷款铺平道路。另外,受访的行业人士普遍呼吁,要切实做到各项复市政策的落地。一位餐饮行业人士说,政府相关部门其实出台了很多好政策,希望能够加大力度责成街道、物业真正落实政府鼓励复工复产的通知,在做好相应防护措施的基础上,允许堂食,批准并支持餐饮企业新建门店及老店的翻新改造工作。“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这句话在国内疫情高峰期间鼓励了很多人,如今也同样在鼓舞着餐饮业,熬过冬天,春天依旧会来。